1123反對過勞修法遊行抗議——自我定位的探索

對我而言,勞基法的修法問題源自「勞資協商」。如果「勞資協商」真的有用,那放寬勞基法當然是好事,想加班的人可加班,不想加班的人也就不用加班。然而,就我自己的經驗,有不少非常底層的勞工所找的工作,都是在面試時就暗示你得配合加班,否則不錄用。或者是,總是要求你共體時艱,而且每個老闆彷彿都認識彼此一樣,大家都一樣爛,所以與其換了工作後又繼續跟老闆「耗」下去,不如認命點、為五斗米折腰吧。總而言之,在看到下面這張圖後,我決定上街跟著大家抗議了。

「小英後援會會長——蕭明仁:台灣哪有勞工過勞死,我敢說幾乎沒有。如果有,他本身可能有病。」

「小英後援會會長——蕭明仁:台灣哪有勞工過勞死,我敢說幾乎沒有。如果有,他本身可能有病。」(點圖看新聞稿與影片)


11 月 23 日(週四)早上 9 點 10 分,我急忙地搭著捷運趕到了位於台大醫院旁(靠近善導寺站)的立法院——群賢館門口。一到現場就聽見許多勞工團體在群賢樓門口大聲疾呼抗議,並各自分享許多身邊人的過勞或過勞死案例。

論述的重要

由於今天是平日,所以一開始現場人數大概只有 100 人左右。其實我從這裡就深深感到勞工的痛苦,畢竟,實在很難相信那些人只是在麥克風前裝模作樣而已。而這痛苦不僅僅是源自他們自己或親朋好友在職場上層遭受到的種種過勞迫害,也更進一步地源自他們的無能——表達上的無能。

當你很痛,但你卻不知道怎麼說自己痛,你無法說,你說不出口,這種痛恐怕是比「說得出口的痛」還要痛上加痛吧?

所謂的「表達上的無能」是指多數受資方打壓的勞工,大部分幾乎沒有受過什麼高等教育。不論是保全,還是大多數的、年邁的傳統產業作業員,還是銀行職員、郵差,甚至是「老」老師。這些叔叔、大嬸、爺爺奶奶們在被「欺負」時,因為他們實在是沒受過什麼教育,也沒讀過什麼書,所以實在是很難有所謂的「論述」。

至於那些「老」老師,也許因為年紀已大,或者長年來只接觸課本上的知識居多,所以即便僅僅是表達自己最為熟悉不過的、被打壓的過程,也很難論述得清楚。不過,被老闆壓迫的過程並不是短短幾天的突發事件,而是歷經非常長的一段時間,且隱藏在許多指令的「暗示」之中。一句「暗示你應該晚點下班、更晚點下班」的話,一天並不會有什麼困擾,但一年、五年甚至十年,就會讓人如同溫水裡的青蛙,什麼時候死都不知道,也不意外了。因此,不僅是他們自身已處在「論述」的弱勢之上,同時,隱性的過勞壓力本身就很難「被論述」。不論從什麼角度來看,這些勞工真的是非常的弱勢。

為什麼我覺得論述很重要呢?就我這個乳臭未乾的傻小子而言,群眾非常需要有號召力、魅力、領導力的領袖。沒有了論述、脈絡,前來聲援的群眾們可能並不見得那麼有共鳴,氣勢就不夠強烈。如此一來,難免會變得群龍無首。不過,我並不是在說這是一件簡單的事。即便處於人群之中的我一直想著「我可以做些什麼?」、「如果我上去發言,我又能說些什麼?」,但我始終沒有那個勇氣、魄力以及足夠多的經歷去進行一場有號召力,能聚集人心甚至鼓舞、激勵人心的演講。只能夠在回家後,上網打打心得,給些有緣人看而已。不得不承認,「勇氣」真的是一個非常重要的領導元素。

這事情也使我想起過去我在空軍服義務役時的經驗。那裡有許多人不認同部隊的某些做法。例如,朝令夕改使得我們這些阿兵哥沒跟上腳步,所以就「很冤枉地」被罵了。這時那些受委屈的人卻大多沒有能力去說明這種「冤枉」究竟是如何地「不合理」。這個究竟又該從何說起該如何找到一個群眾認可的理的基礎」,接著說服群眾與當事人並依據這樣的公理可得出你的所作所為不合理!」的結論?壓榨絕對不是顯性的,畢竟那會使得加害人至於危險之中。許多的壓榨都是隱性的,讓你苦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抗議群眾與警察之間的衝突

讓我拉回到抗議的場景中。因為民進黨林靜儀在立法院開會,所以我們這些抗議群眾就轉移抗議場地至立法院門口(好像是?),緊接而來的是大批警察。一到了門口,就開始有抗議群眾氣憤地上前想突破警察防線,衝進立法院。從此時此刻開始,我一直注意著究竟抗議群眾與警察之間的紛爭到底是怎麼來的。

開始了。有人開始尖叫,持有大聲公的人吼著「警察不要打人」、「大家退後」。這場景確實讓我有點怵目驚心。這些衝撞體制的人們,心靈肉體乃至生命,也許有時就是在這麼一瞬間而受到了巨大的傷害。衝撞幾分鐘、互相拉扯一陣子後,群眾與警察彼此都後退著,此時此刻我還看不出究竟是怎麼回事。心裡面雖然有些答案,但還是親眼看看到底是怎麼發生的。大家開始集結在門口,再一次地,領導我們的人們上前喊口號、分享故事、心路歷程等。

說時遲,那時快,有個人突然就這樣衝上許多警察駐守的圍牆。警察再次與群眾發生拉扯,有位女生開始尖叫「不要打他」⋯⋯。同樣的扭打、休息、喊話鼓舞人心、衝撞、..又發生了一兩次。後來,無論如何,確實如自己原先所設想的那樣,幾乎都是群眾先開始推擠,所以才會跟警察發生拉扯。基本上,我認為警察真的是辛苦了,也確實做得很好。在此替這些警察至上一分敬意。事實上,從這些警察的表情都看得出來他們也都是滿無奈的。

警察似乎永遠都只是執政者的棋子,也確實該是棋子,否則有了武力又有了主體性,豈不是很容易造反嗎?話說回來,這些群眾真正反的不是警察。我也有看見抗議群眾中有幾位大嬸跟警察講「啊你也懂啊,你知道他們(政客)很爛啊」。或者,下午有些大伯在旁邊用餐時,雖然滿沒禮貌地拿了警察的椅子來坐,但事後還是用了一個「拍謝啊~」的態度把椅子還給警察。不過呢,有兩位大伯則是臉皮很厚地一直佔用著兩個椅子,直到警察要離開了,才跟他們要回那兩張椅子。還講了一句「美拍謝喔」(不會不好意思喔) XD 不錯,我覺得警察也不是那麼壞的。而咱們的中正一分局局長也在這過程中被抗議民眾嗆聲,霹靂小組也有衝去阻擋對方不讓這些暴怒的民眾得逞。

另一方面,我也看到許多人都在看「警察要打群眾」的好戲,想藉此機會「搞死警察」,但警察也是有備而來的。大家都把攝影機、相機拿得高高的,隨時替自己蒐證。唉,只能說警察與民眾真的很無辜,不過,也許比起其他手段,這樣看似非常混亂、暴動、不安的手段反而是「成本最低」的手段了(?)

抗議的心願

雖然大家都知道抗議目的是什麼,但我個人仍不清楚為什麼要衝進去立法院。以及,衝進去以後,又該怎麼做才好?也許對這些非常有衝勁的人而言,衝進去的首要目標就是大鬧立法院,讓法條無法逐條審查通過、讓會議無法進行,但這顯然是違法的。雖然我也非常反對民進黨團這樣倉促地修正以及通過法案,但我總覺得我們應該還是有辦法透過其他合法的手段,來讓對手心服口服。只不過,如果蔡英文始終認為她沒有責任經常地與民眾直接對話,公聽會總是這樣膚淺地辦了一場,然後隔天就要通過法案,使得這公聽會顯然有名無實,那麼也許這樣的抗議是最快也最有效的手段了。

總統與民眾對話的責任

後來,有人為了衝進立法院阻饒勞基法審查而使得手指被折斷了。也許是親身聽過這樣扭打嘶吼的緣故,所以這是我第一次如此這般地為衝撞體制而受傷的人,感到難過與不捨,真的是辛苦了。這些抗議都一直讓我想起歐巴馬回應一位抗議者的影片。

抗議者:「You have the power to stop deportations for all.」、「I need your help!」

歐巴馬:「Actually, I don’t. And that’s why we’re here.」

抗議者:「Stop deportations!」、「Stop deportations!」、「Stop deportations!」

歐巴馬:「OK. OK. What I like to do. No no no. These guys don’t need to go. Let me finish it. I respect the passions of these young people. Because they feel deeply about the concerns for their families. Now what you need to know, when I’m speaking, as the president of United States, and I come to this community, is that if, in fact, I could solve all these problems without passing laws in congress, then I would do so. But we’re also nations of laws. That’s part of our tradition. And so, the easy way out is try to yell and pretend like I can do something by violating our laws. And what I’m proposing is the harder path, which is to use our democratic processes to achieve the same goal that you want to achieve — but it won’t be as easy as just shouting. It requires us lobbying and getting it done.」(APPLAUSE)

歐巴馬:「So, so for those of you, who are committed to getting this done. I’m gonna march with you, and fight with you.」

如果蔡英文願意這樣耐心地回答抗議者,願意耐心地跟勞工解釋為什麼不這樣、為什麼我們需要那樣,那勞工們也沒必要勞心勞力、冒著生命的危險上街衝撞警察防線。不管從什麼意義上來看,現任總統蔡英文都應該為這些抗議所帶來的社會不安負起最大的責任。對我而言,一位領導者倘若心中沒有鬼,那麼真誠地與民眾對話一直都會是最替他自己省力的。看看蔡英文拖了多久才針對獵雷艦發出新聞稿,真的是讓我很後悔當時投給她那神聖的一票。

好險後來有其他反對修法的立委們的努力,使得立法院今天散會而沒有進到逐條審查的階段。不曉得這些立委們有多少人是真心為勞工設想,有多少是演演戲的,畢竟我們都被欺騙了很多次。真的是真心祝福台灣能越來越好。

自我定位的探索

在拿到畢業證書後,雖然知道即將進入研究所就讀,但還是對於「社會公民」這個身份感到欣喜若狂。非常想快點將自己的能力用在貢獻社會之上。然而,我發覺已有三、四個月的時間,一直在嘗試著許多方法來貢獻社會,而沒有一件事情是我堅持下去的。倒也不是說無聊、不想做,而是有好多事情想做。每天都有一件事情讓我非常想做,使得自己天天都在經歷著不同的感覺。

  • 也許可以成為一位推廣科學的 Youtuber
  • 也許可以成為專欄作家
  • 或許我該製作能讓人們互相關心的論壇、網站
  • 幫同學做些評價學校老師的網站,讓老師受輿論壓力而改進自己
  • 努力學程式語言、資料結構與演算法,或許未來能成為一位好的程式設計師,為台灣政治透明化盡一份心力
  • 研究政治學,了解台灣的工會結構問題,增進台灣的工會意識
  • 成為固態物理學專家,去台積電或其他半導體材料業界賺大錢
  • 或許我該花時間好好研究角動量的歷史,快來寫些好文章
  • 應該試著跟一些對物理史有興趣的教授合作翻譯經典物理史書籍
  • 法文、拉丁文與德文真的很重要,我該學起來,方便我研究歷史
  • 我該專著培養英語閱讀能力。與其花時間背GRE,不如將自己沈浸在這種單字程度的文章之中。讓自己自然而然地背下來,於是買了 Harvard Business Review、Economist、..
  • 想了解研究所的存在意義是什麼。買了《研究生完全求生手冊》來讀
  • 想看看黃武雄教授是怎麼看待教育的,買了他的《學校在窗外》
  • 不知道該不該去補習班教大一普通物理學,開設轉學考補習班賺錢?

一開始會覺得,應該是我時間管理能力差,所以很多事情做不完。後來才發現這應該是我還在探索自己在社會上的定位、適合扮演的角色是什麼。我了解自己是喜歡追根究底的,也喜歡爭第一。因此,想深入了解許多事情、做大事的性格讓我很難什麼目標都兼顧。我得有所選擇,而有所得就必有所失。我沒辦法跟一些天才一樣什麼都會,這實在是我人生的一大憾事。今天的抗議遊行也讓我更進一步思考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我想成為在台上的領導群眾的領導者嗎?我想的。我想當幕僚嗎?不是很想,但也是可以。我有能力當領導者嗎?也許沒有,也許有。至少我越來越清楚自己正在做些什麼。是的,我還在探索自己的社會定位。

關於 Ethan

79 年次,桃園人,現居住於台北士林。台大化工系、物理系學士,目前就讀於台大電子工程學研究所。自 2008 年開始接觸高中物理家教,現已接過至少 62 位家教學生。教過國高中數學、物理、化學與大學的普通物理學。致力於學習大量知識並同時貢獻於社會。近年關注的社會議題主要為教育、物理教育、勞基法修訂與工會成立議題。此外,我的研究興趣是物理史及其哲學,以及它們在科學教育上的應用。未來想學習法文、拉丁文與德文,以供我研究物理史與增廣見聞用。

本篇發表於 反省錄, 生活, 社會議題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