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意義

原文大致如下:

最近在思考,究竟人要採取何種態度面對人生?隨著生命階段不斷轉換,好像人生的態度以及價值觀不斷轉換,有時候覺得抓到某些自己認為重要的事情,但好像下一秒鐘,那個價值又變了,因為上一個價值好像也不適用時空,不知道要如何面對隨時變換的時空,價值觀真的可以讓一個人站穩嗎?又或者只是我還沒有學會在生命之中彈性的使用價值觀來看待事情,不知道各位的看法如何呢?大家的人生意義又是什麼呢

我的回文:

哈囉你好,我想分享我的想法!我將你的文章拆成三部份來看,

  1. 人要採取何種態度面對人生?
  2. 價值觀總是隨時空改變,人生要建立在什麼樣的價值觀之上?
  3. 我個人的人生意義是什麼?

希望這樣沒有扭曲、誤會你的意思。最重要的是,希望我的想法能回答你的問題。

一、人要採取何種態度面對人生?

我覺得人生是由兩種成份組成的,存在與本質。所謂的存在,就是你感知到的一切,你對自我的所有感知,不論是內在心靈的思想,還是外在的顯現對你而言的意義,這都是存在。由於你感知到了,所以它存在。也許你會懷疑,這些存在的背後是不是有更高層次的存在,以彰顯這些『現象』。換句話說,也許你認為『 存在→的現象』與『現象→的存在』是不同的。那麼,這相同嗎?由於你能討論的只有你感知到的一切,由於你的語言也是建立在一切感知之上,所以我們的語言都是有邊界的。因此,我們的邏輯也是有邊界的,人類世界的邊界就是邏輯, 所以『存在就是被感知』。

因此,不被感知的那一切皆為不可討論且不存在的,我們不能談我們不能談的事物。而且,『那些不被感知的事物也許連最基本的因果律都不遵守了,也無法進一步推理。』(我覺得『』內的話有點詭異,因為我正在談不被感知的事物。) 所以,『存在→的現象』即為『現象→的存在』,你感知到的一切就是那些實質的存在。所以,你感知到的一切即為存在的一切,即為『一切存在』的現象。 所以,你的人生是實質的存在,不是幻影。那麼你的人生(你感知到的一切存在)的內容(本質,亦即那些存在對你而言的意義)是被什麼決定的呢?

因為現在談的意義是對人而言的,並且我主張人皆有自由意志,所以人生的內容是被你的選擇決定的。很多時候,人的思想會被慾望嚴重地影響,但這不表示人沒有思想的自由,人是能夠自律的,而不只是被慾望主導的他律,你可以不受慾望駕馭,你不像毛毛蟲只會盲從前面那隻毛毛蟲走過的路。所以你人生的意義(感知到的一切存在的本質)即被你的選擇決定。你的(選擇的)自由決定了你存在的意義,也就是你的人生意義,就是你的本質。

人類是很與眾不同的,你遇過的非人的動物的本質(存在的意義)似乎在它存在之前就已經”被決定“了,它的意義是來自於大自然。這種動物是本質先於存在。像是你正在使用的電腦,電腦存在之前,它的本質(存在的意義)就已被創造、決定了。所以當一臺電腦無法開機時,我們可以很果斷的說它的存在已沒意義。因此, 所有工具皆為「本質先於存在」。

人類剛好是相反的,你是「存在先於本質」。你的本質被你的「作選擇的自由」干涉。 因此,若你不做出自己的選擇,而總是像大多數人一樣活在他人的思想結果裡,那麼對你而言,你”也許”會深刻地察覺到,你的人生是沒意義的。(也許你會願意將很多選擇交給他人幫你做決定,詢問家人如何作選擇是常見的情況,那麼這對你而言也許是有意義的。)或者我應該說,你的人生”尚未”有意義,因為你還沒做出因你個人 的思想結果所形成的選擇。也就是說,任何人的存在,一開始皆為沒有任何意義的, 除非這個人做出了「由他自己判斷而得到的選擇」,使這個人的存在對他而言是有意義的,或者我這麼說更好,這個人的選擇賦予了他的本質「意義」。

所以,你該如何面對你的人生?答案是:仔細聆聽自己的心聲並盡情地作選擇吧!

二、價值觀總是隨時空改變,人生要建立在什麼樣的價值觀之上?

由(一),我認為人是存在先於本質,本質來於人類作選擇的自由,你的人生意義來自於你想要成為的那樣。所以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這就是你建立人生的方式。那麼我們是如何作選擇的呢?這就要問你自己了。你所謂的價值觀,粗略來說,應該是指”你覺得什麼什麼比較好…“之類的敘述吧?由於我只有猜想到這種可能,所以我針對這樣的「價值觀內容」給些想法,如果你的意思不是這樣,那就…還是看看囉。如果你的價值觀是那樣的意思,而且當你感受到它總是隨時空改變時,那麼你可以試著去想,有沒有所謂的絕對的價值觀?甚至我要講,什麼事情才是絕對、恆真的?好吧,這有點難,我退而求其次好了,什麼樣的概念才是可靠的?那種價值觀顯然是建立在感覺之上,我想沒有一個人的感覺是不隨時空改變的,若你同意, 那麼你應該知道感覺是很不可靠的。所以,你的價值觀不適合建立在感覺之上。但是,除了感覺,還有什麼方式判斷所謂的“價值”呢?

三、我個人的人生意義是什麼?

什麼是意義?意義的意義是什麼?這我也不太清楚了,但是對我而言,我不認為將價值觀建立在隨時空變換的感覺(慾望)是有意義的,因為我認為滿足慾望是沒有意義的。因為慾望是虛無的、不存在的。當我想買iPhone,我說我的慾望是買iPhone,照理來說我買到iPhone後就沒有慾望了,此時我發現我的慾望是買iPad,然後我又去買, 買到後,我的慾望又變成想買BMW的重型機車,就一直這樣下去。那麼慾望到底是什麼?

我認為那是一種虛無的幻影,那是個幻覺,我以為我可以滿足慾望、使慾望消失的, 事實上根本不可能,我的行為在滿足慾望時是不依靠理性的,我的行為成為了那幻影 的“影子”,我成為了慾望的奴隸,我失去了作選擇的自由。所以我不將人生意義建立在隨時空改變的感覺(慾望)之上。

因此,我將人生意義建立在相對可靠的理性之上。但是理性是人類獨有的推理能力, 推理是沒有內容的,就像是若P則Q,P、Q的內容是空的,所以若我沒有那個起點P, 我就不可能有終點Q。我應該先決定一個起點,這個推理起點最好是絕對的、不隨時空而變的,我想了很久,我發現這根本不存在。所以我又退而求其次,什麼樣的事情是比較有可能不隨時空而改變呢?

我的答案是,無法被證明的無知 → 信念

我承認了我對這個世界的無知,我只知道其實我什麼也不知道,所以我只好將我的推理起點建立在我的信念之上,這是個沒有人可以證明對錯的信念,可是,這樣依然不夠,我的行為若不來自於慾望,我的意義若不是滿足慾望,那麼我該做什麼?恩,人 的行為除了慾望以外,還有什麼呢?

我的答案是,我認為我應該作的事,我的義務

由於任何人皆有自由意志,人會問為什麼,人會思考,也就是人具有理性,所以人的理性使得任何人皆有他自身的思想,他人之思想是我必須承認是存在的“存在”,我無法說服自己我眼前的某些人沒有什麼什麼想法,就因為這樣,所以理性使人具有尊嚴,此即為我必須尊重(面對對方之思想是存在的事實)他人之想法的理由。一旦他人之想法與我不同,那麼我就必須同時考慮這些想法,並且在達到共識(共同之目的、 兩人共同認為的當下的絕對的好)之前,我必須命令自己不可以實現我那尚未與他人達到共識之思想。總之,我必須尊重所有人,我必須命令自己不可被慾望催眠,不小 心將他人視為沒有自由意志的人,僅僅將他人視為工具。所以這是我的唯一的直接義務,也就是我的行為由來(動機)。

所以,我的信念必須與義務結合,只有這樣我才會產生「”有意義”的”行為”」。那麼, 什麼信念總是在要求我尊重他人呢?而且會讓我的行為是被大家所接受,甚至是鼓勵的?若我有一種大家都不希望有的行為,那我就很可能會不尊重他人了。所以我希望我的行為是被大家鼓勵的,這樣我就一直能作有意義的行為了!恩,我最後想到一種適合我的答案。

我相信著,我有能力帶給他人快樂,甚至是增進他人之自由(愛),並且我認為”帶給他人快樂、增進他人自由應該是絕對的好”。我的”應然”並非是從”實然”推理得到的, 這僅僅是我的信念。由此信念而去推理一切價值觀,並且依此價值觀而進行各種選擇。 因此,利他的生活對我而言,才是有價值的生活。

我的人生具有方向性,也就是總是要做可能帶給他人快樂、增進他人自由之行為。我面對人生的態度是,只要我總是在作利他的行為,那麼我死而無憾,活到何時也無所謂。當然,以上想法不表示任何事情都可以被我的價值觀判斷並找到最佳(最有意義)的 選擇,但我的信念很勉強的給了我方向,對我來說,這雖然不完美,但已足夠了。

結論:我的建議是,好好聆聽自己的心聲,建立自己的信念與相對應的價值觀,由你的自由 意志、由你自己選擇你存在的意義。雖然每個人的自由皆會影響你的自由,個人的自由不可能決定一切,但你的選擇會使你的人生有方向性、有獨一無二的意義。 最後,我認為人的自由也是有某種代價的,因為人是自由的,並非木偶人,所以人的一切選擇的”結果”皆必須由個人負責,我們逃避不了我們已做了什麼事情的事實,這不是指法律上、和約(承諾)上的責任,而是人必須為自己的人生負責、必須承擔自己的選擇的所有結果,因為我們時時刻刻都在做自己的選擇。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