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閒聊] 教明星高中的學生要教多難

這篇是我在 PTT 家教版所看見的文章,〈[閒聊] 教明星高中的學生要教多難〉,算是有感而發(當然是這樣 XD)。原文如下:

最近被一個明星高中的家長辭退,理由是我教的東西太簡單,跟學校考試不符合。 可是我一直覺得真正厲害的老師應該是教的東西大考會考,教的難度比大考難一點點,這 樣不但可以重複強調重點,也可以節省時間不去看那些只有段考會考的題目…而且教那些 學生也不會用… 大家都是怎麼面對明星高中一、二年級的學生(手上高三高四明星高中學生都沒這個問題 )

而我的回文是:僅以我們家教老師可能影響的、可能實踐的、可能控制的範圍來看,我覺得我們能夠做的大概主要有以下兩點(我的 PTT 回覆文章在此)。


一、充實自己的科學知識

首先,你可以閱讀大量該學科的研究文獻,以物理而言,可以是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s。 底下我以物理為例,你可以在 Google 找到研究學生對基本電路的許多常見迷思[1],於大學任教與研究熱力學四十餘年的物理教授談論常見的教科書教學錯誤[2]。倘若你還有餘力,可以藉由這些論文的參考文獻看到更進一步的一些會議期刊、文獻回顧論文,像是討論法拉第究竟是如何思辨出電磁感應定律[3],牛頓第一定律於英語國家的錯誤翻譯導致的對牛頓第一定律的誤解與不重視[4],以及我們是如何地誤解了功能原理[5][6]

除了從反省教學方法的角度去搜尋文獻以外,你也可以從許多學生問的問題去尋找文獻與書籍來學習。例如,我遇過許多問我「所以為什麼力量可以相加?」[7]、「 科學怎麼來的?」[8]、「質量怎麼定義的?」、「能量為什麼會守恆?」等問題的同學。 你可以從許多科學哲學書籍學到怎樣「詮釋」「能量為什麼會守恆?」這類的問題, 你進而可以幫同學表達他心中那種「難以言喻」的怪怪的感受。進一步來說,很多抽象問題是需要更深刻的、準確的抽象詞彙(存在、相信、知道、假設)以及文法組織能力(因為所以,如果、那麼、倘若、除非、若且唯若、當且僅當、必要條件、即便)。大量閱讀科學哲學與哲學書籍,甚至是知識論書籍[9],都有助於幫同學表達他心中的疑惑,進一步解決他們的疑惑。此外,你可以從人類學(例如《金枝》)了解古人是如何從已知的原始生活,嘗試去解釋自然現象。一旦你了解這個,你會更容易掌握住尚未接受科學教育尚未有足夠背景知識的學生所進行的類比推論形式你會發現剛認識科學的同學都會用許多生活感受去類比推論科學問題因此一旦你了解科學是如何從神話演變來的你就能夠幫助同學以他個人的心理與生活經驗去主動地產出屬於他自身的科學知識

另一方面,你更可以閱讀大量關於教育哲學的書籍,例如我十分推薦的杜威《民主主義與教育》。他的〈課程中的科學〉內容給予我教學上十分巨大的啟發,例如底下這個我經常與他人分享的段落[10]

學生的經驗出發,依時漸進能從適當的科學處理方法加以發展這是心理的方法」,它與專家的邏輯的方法有別。心理的方法雖然耗費時間,但能使學生較為了解,並獲得較大的興趣,這就足以彌補時間的損耗,至少學生能夠明白他所學的。此外,學生因為採用科學家達到完備知識所用過的方法來解決其經常遇到的問題,於是他獲得獨立的能力以處理在他經驗範圍內的一切材料,並且避免被僅具有象徵性意義的材料弄得糊裡糊塗、感到索然無味。因為大多數學生並不是要成為科學家所以使他們明白科學方法的意義比讓他們抄錄科學家所達成的結果來得重要

二、讓自己成為更好的人

我相信許多就讀明星高中的同學都有著很巨大的潛能,等著有緣的老師來給予他們更進一步的啟蒙。如同一個想學象棋的小孩,只要教他規則,他基本上就能玩了。然而,如果他想要在象棋方面登峰造極,就像是想在股市中長期獲利的人們一樣,他們需要的不只是遊戲規則、操作方式,而更進一步地需要許多相對應的適當心態的培養對現況有更為實際的且長遠的認知與規劃。例如,耐心、善於觀察、勤做練習等心性的養成。只有在知識與心靈互相搭配得宜的人,才能在這學科、活動上登峰造極。因此,我們除了能夠給予學生考試技術、學科知識方面的輔助,其實也是可以給予許多心靈、心性上的支持、鼓勵與磨練。

試著想想一個已經拿到全校第一名的同學,我們會想從什麼方面去進一步大幅提升他呢?他的時間或許早就被諸多補習、小考準備、功課、課外活動塞滿了。這時他會需要什麼?他需要的當然不會是更多的補習、上課時間,也不是更多的諸如奧林匹亞的考題,而會是時間管理、風險管理,以提升他的生活效率。

由效率的「單位時間的產出」定義來看,我們可以給他一些能進一步提升在短時間內學更多知識的建議,能快速地從這個活動的心境轉移到下一個活動的心境的建議,或者是減少一些不太必要的行程、改一些生活習慣的建議。像是我高中時,我看資優班同學中午都不吃比較「健康營養XD」的午餐,因為他怕下午讀書會睡著,所以都吃麵包。也因為這樣,我也跟著吃麵包,確實提升不少讀書效率。

然而,雖然短期而言(高中三年),如此這般的「效率生活」會使他的學業登峰造極,但長期來看,這難免會讓我們的「收支不平衡」。如同一位看見生出金雞蛋的母雞的養雞場主人,一開始他並不相信這種事,以為他被騙了。後來他漸漸發現這母雞(高效率生活)確實真的會生出一堆超值錢的金雞蛋(很高的分數)。於是他不斷地讓這隻母雞生金雞蛋,最後忍不住了,直接剖開這隻母雞想拿金雞蛋。結果什麼也沒有。倘若我們能成為更好的人。能掌握好生活上的平衡,我們不僅需要成就,也需要休息,以及了解到一些亙古不變的真理。例如,關於成長,我們都知道成長與學習是循序漸進的,是一個階段一個階段地成長,先會爬,才會走路,才會跑步。那麼,當你試著去跟同學分享自己的生活,以達到以身作則的機會教學效果,讓他看見你是如何平衡你繁忙的生活,如何克服難關以成長,如何了解究竟什麼才是重要的,什麼是緊急的,什麼是不必要但想要的,如何自律,如何基於那些你體悟出來的恆常真理去思考自己想成為什麼樣的人,而了解該如何從什麼方式來詮釋這個世界並進一步依此”管理”自己的生活。畢竟,如果你想從台北市的古亭前往天母,但我給你的地圖是台中市地圖,那麼不論你多麼努力、積極、用功、勤奮,不論你的做事方法多麼正確心態有多麼積極你永遠都無法走到天母達成你的目標而這只是因為我們對世界有不真實——或說不切實際——的認知與詮釋

那麼,同學自然會慢慢地學會該如何捕捉自己對生活中的許多感受,學習描述自己的情緒,從你所分享的生活,他也逐漸肯定與擁抱自己於青少年時期的諸多內心矛盾,關於課業學業外的,甚至是課業本身的不安全感(即便已全校第一)並試著與你以及父母溝通。如此一來, 不論從什麼意義上,他都成為了一個更獨立的人,而總有一天,他就擁有了在這社會上跟他人互助的基礎。從沒有他人就不行的依靠,變成能靠自己做好許多事情的獨立,最後成為能與他人互助,體認到我們能夠一起成就更遠大的成就與理想,體認到身為人的限制,並接納這些限制的公民。更切實地將信念奠基於人類的諸多現實限制上,去成就更美好的人生。上述如此收支平衡的生活或許才是更實際的高效率生活」。

基於以上這一切的自我成長,你自然能讓家長與孩子感受到你的能力、自信以及你能帶給他們的一切。此時,你自然也能夠得到家長的喜愛、依靠以及尊敬。家長對你所說的,不再只是「希望你能顯著提升孩子的成績」,還有著「希望你能當我孩子的大哥哥,讓他學習你的許多面向」。另一方面,孩子自然也能夠與你有著亦師亦友般的、彼此不怕讓對方感受到自己的脆弱並互相成長的師友關係。就這狀況而言,我相信你會滿足並知道接下來該如何讓自己在教學上有更顯著成長的。

最後,有一篇我多年前在板上分享的心得文,〈Re: [求助] 怎麼帶程度好的高中生?〉 雖然我有些想法已經不再跟以前相同,但我想仍可以看看,因為裡頭有提到不少當時我跟同學分享的許多關於物理或科學本身的一些參考資料。


[1] Küçüközer, H., & Kocakülah, S. (2007). Secondary school students’ misconceptions about simple electric circuits. Journal of Turkish Science Education, 4(1), 101.
[2] Bauman, R. P. (1992). Physics that textbook writers usually get wrong. The Physics Teacher, 30(5), 264-269.
[3] Chatterjee, S. (2002). Michael Faraday: Discovery of electromagnetic induction. Resonance, 7(3), 35-45.
[4] Galili, I., & Tseitlin, M. (2003). Newton’s First Law: Text, translations, interpretations and physics education. Science & Education, 12(1), 45-73.
[5] Sherwood, B. A. (1983). Pseudowork and real work.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s, 51(7), 597-602.
[6] Sherwood, B. A., & Bernard, W. H. (1984). Work and heat transfer in the presence of sliding fric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s, 52(11), 1001-1007.
[7] Lange, M. (2011). Why do forces add vectorially? A forgotten controversy in the foundations of classical mechanics.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cs, 79(4), 380-388.
[8] 參考〈淺談科學的起源——從神話開始
[9] 推薦中正大學哲學系陳瑞麟教授的《科學哲學:理論與歷史》、《科學哲學:假設的推理》,陽明大學心智所王文方教授的《形上學》,以及台大哲學系彭孟堯教授的《知識論》。
[10] 參考〈杜威《民主主義與教育》——談〈課程中的科學〉


關於〈[閒聊] 教明星高中的學生要教多難〉,寫得還可以嗎?

View Results

Loading ... Loading ...

關於 Ethan

我是高英倫,79 年次,桃園人,現居住於台北士林。台大物理系、化工系學士,目前就讀於台大電子工程學研究所。自 2008 年開始擔任高中物理家教,現已接過至少 64 位家教學生。教過國高中數學、物理、化學與大學的微積分與普通物理學。我的研究興趣是物理史及其哲學,以及它們在科學教育上的應用。
本篇發表於 反省錄, 物理教育, 生活 並標籤為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